生活就在取舍间

作者:成 子 日期:2016/8/22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5083 

台灯因了日光的缘故,有些懒洋洋的,显出无事可做的样子。

茶杯依然安详,只是杯子里因开水而激动的茶叶有些微微躁动,我没有合上杯盖,一任氤氲的香气义无反顾地朝窗口飘去。

桌子上,几本散书微闭着眼,似乎在窃窃私语,又似乎在冷眼旁观。

春雨不紧不慢地下着,淋湿了我的心扉,我任凭自己的思绪在雨中徜徉,微蹙了眉,在电脑上盘桓着过去的心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们开始厌倦了自己曾经喜欢的事物,是因为岁月风化了某些原本热爱的东西?还是现实总有些伤不起?那些难以诉说的痛感,总是不经意地钻进自己的痛神经,挥之不去。很多形式主义的东西总是影响我们的心情,不被人理解的委屈撩拨起对现实的不满,我们在局促的空间里感叹着流年的脚步。青春,梦想,如同折翅的鸟儿再也飞不起来。我们习惯了在自己的世界,把羡慕的目光投向别人的天空。

我们不再关心周围的人和事,是因为迟暮的春天带走了爱情的浪漫?还是因为对太程序化的日子不再敏感?那些反反复复的进退,那些长长短短的计较,那些四季分明的精打细算,那些刻板琐碎的柴米油盐……,让我们变得麻木不仁、消极冷漠。心疲惫了,人厌倦了,眼见的、耳听的、亲身经历的,那些风景再也回不到昨天,于是我们渴望目力不及的地方。

我们的情绪在高高低低的音阶上循环往复,因着事业、家庭、社会,因着某一个景点、某一个时刻、某一桩旧事。我们随着时空变换着自己的心情,常常滋生出一些莫名的伤感,于是在角落里燃一支香烟,啜两杯小酒,或者沉醉在音乐里大吼几声“东风破”,又或者在宋词里咏叹半阙“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总是跳不出自己狭小的圈子,国家大事似乎也不足以影响心情,哲学也好,佛学也罢,理论上我们都明白,可我们还是要去尝试、去陶醉。飞蛾要扑火,螳臂要挡车,不是不明白,只是有些时候我们需要以某种方式释放自己。

有许多珍贵的生命,因了困惑或是对现实生活的不满而奔赴到了另一世界,他们蓓蕾般的青春过早凋谢,只因为个人情感的驱使,而采取了极端方式获得了解脱。不知道另一个世界里的他们是否真的得到了解脱,但我们一直以为另一个世界更加美好,所以我们总是喜欢以善良的愿望祝福他们,但这种祝福还能有什么意义?

是的,不断追寻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驱动力,不管是家庭、事业还是各种社会关系,我们都在追求最佳状态,这自然是好事,人总是向往美好的事物的,可是不管我们准备走多远,都不要忘记目前所拥有的才最真实,才最美丽,且最值得珍惜。

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老婆婆总是坐在树下哭泣,旁人不知她为何而哭,也不知怎样去劝解她,原来她有两个女儿,两个女婿一个是卖鞋的,一个是卖雨伞的,天晴的时候,卖雨伞的女婿生意不好,而下雨的时候,卖鞋的女婿又没有了生意,她不知该怎么办,因此而伤心哭泣。路过的一位智者对她说:当天晴的时候,你卖鞋的女婿生意好;当下雨的时候,你卖伞的女婿生意好,天有晴雨,而你两个女婿都兼顾到了,你应该高兴才是。婆婆一听,是的呀,我怎么就一直没有想通呢?

这不仅仅是一个故事,它暗含着生活哲学,故事之外的我们是不是也如故事中的婆婆呢?也许我们眼前的境况并不见得好,也许我们的家庭并不见得幸福完满,也许我们的人生不见得一帆风顺……如何面对得失取舍,不仅检验着我们的胸怀气度,也影响我们的喜怒哀愁。其实面对逆境,只要无意得失,善于取舍,就不会改变我们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

做生活的智者,因为生活就在取舍间。

【责任编辑:沈新荣】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