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烟里的亲情

作者:陈美兰 日期:2016/11/8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4614 

年前的日子是忙碌的,天底下的母亲都是最忙碌的人。我的母亲也不例外,每天脚手不停地为过年辛劳着,制作咸菜,彻底打扫小院,清洗整理铺盖行李,购买年货,等待儿女回家,身心为过年启航。

盼望着,盼望着,春节如期而来。春节是喜庆吉祥,热闹喧嚣的。大弟弟家从昆明、妹妹家从下关先后回来了,孩子们也回来了。我和小弟家就住在古城。当一大家子人,齐聚城南家园,其乐融融。父母年事已高,儿孙绕膝时,乐此不疲,整天笑呵呵的。母亲的爱细腻温馨,她问长问短,唠叨中充满爱意。尤其爱问大弟媳、侄女想吃什么巍山的什么东西,她就亲自去买给她们。而大弟弟从读大学便离开了巍山,平时工作繁忙,很少回家,而一回家总是想寻找回儿时的记忆,家的味道便是舌尖味蕾最深刻的记忆,总是希望母亲给他做小时候吃过的饭菜,感受舌尖上的乡情,回味母爱,回味曾经的美好时光,感受浓浓的亲情。大年三十,一大家人欢欢喜喜吃年饭,餐桌上摆满了佳肴美酒,品味佳肴,共忆我们家的城南旧事。年夜饭的欢乐时光,足以让每个亲人品味一生,温馨甜蜜溢满心海。

初二下午,我们一反往年的习俗,在自家院子里,一大家子人围着火盆吃烧烤。三点多小弟弟和弟媳,切好各种烧烤食物,然后拌上佐料,妹夫开始生火,很快红红火火的炭火,把家衬托得更加喜庆吉祥。小侄儿、侄女开始烧起各种食物,还不时拿着火扇不停地煽火。一开始烧好的食物,侄女端到客厅让爷爷奶奶先吃,父母乐得直夸侄女懂事。后来参与烧烤的人越来越多,烧的烧吃的吃,三线肉在烧烤架上冒出了浓浓的油烟,牛肉香味诱惑着鼻子、鸡爪烧得变了形,洋芋、小瓜和韭菜烧得散失了水分,看着干瘪瘪的,可吃起来特别香口感好,烧饵块香脆,蘸上酱油辣子,传统吃法,可口有味。院子里有两个烧烤架,围了两大圈人,大家有说有笑,你一言我一语,说这个年应该叫:“烧烤年”。我们姊妹四个,回忆着过年的往事,憧憬着更美好的未来,有时还相互逗乐着。父亲掩不住他内心的喜悦,情不自禁站在莰沿上唱起了《巍山欢迎你》《鸟道雄关》《祝酒歌》《格桑花》等歌曲,我和小弟也不由自主跟随着节拍唱了起来。慢慢烤着食物,慢慢聊着,慢慢咀嚼品味着,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情。再后来,表哥、表妹来拜年了,人围得更多了,整个小院都没空余地点了,有的人只好撤回客厅看电视闲聊,有的在厨房里忙碌着,这时的母亲穿行在家的每一隅忙着乐着。烧烤过程,最爱是孩子,乐坏了孩子们,可他们不曾忘记关爱别人,还不时地把烧好的食物端给爷爷、奶奶和亲人们。就这样不知不觉间,几个小时瞬间就随着油烟飞逝了。烧烤香气飘满家园,香味溢满每个人的心窝,欢歌笑语传到隔壁邻舍,回响在古城南。我看着烧烤场面,触景生情,爬山二楼,想把最年味摄入镜头,俯视小院,只见一股又一股的油烟升腾到天空,随着烟雾升腾起的是和谐欢乐,是家园里以父母为核心而形成的一种饮食文化。红彤彤的炭火,如同红红火火的日子一样,凝聚在火盆里的是永恒的浓浓亲情,是亲人相聚在一起的甜蜜温馨,是亲人割舍不去的情怀。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那份深深的爱,在老屋回荡,越品越香甜,越酿越浓烈。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后,亲人们或促膝交谈,或守候电视带来的欢愉,唯有从昆明回来的小侄女,还那样恋恋不舍地独自在院子里,围转在火盆边,拿着火扇很认真地煽着即将要熄灭的火,时而见她弯腰添上一点炭,接着又煽起来,火盆里的火又旺盛起来了。我想:兴许是她出生在昆明,从小没有见过用过火扇,寻找不到这样亲自煽火烧烤的乐趣,想把烧烤趣事继续;或许,围火烧烤时,点燃的火已在她心中升华为亲情之火,感受到了亲人相聚的欢心愉悦,想让亲情之火永不熄灭吧!

坐在客厅里的我,透过门窗看着侄女的可爱样,看着那盆红红的炭火,念想着亲人们,我就心花怒放了。

(作者单位:大理州巍山县文华中学)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