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芬芳

作者:苏轼冰 日期:2017/2/7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4596 

哀牢大山以她的博大、奇美横跨双柏大地,并以母亲般的胸怀养育了山川河谷,养育了奇花异卉,养育了草木森林……

大山是大地的骨架,大地是万物的母亲,她的生命是永恒的、不可侵蚀的,同时也是迷人的、多彩的。每当闷热的夏天过去,凉爽的初秋到来,行走在双柏广袤的彝山大地上,到处都是金叶飘香的景象,到处都是诱人的芳香。这种芳香是从大地上散发出来的,是特有的大地之香。因为这醉人的芳香是从大地上养育出来的,它是农民医治贫穷的良药,是彝山拔节生长的希望!

每年热烘烘的秋风一吹,生长在大地上的很多农作物就开始逐渐成熟了。在这些农作物中,烤烟是最抢眼的,也是最诱人的。虽然它不像稻谷那样遍野金黄,也不像包谷那样成熟饱满,但在辛劳了一年的农民眼中,它却是最金贵、最宝贝的。每到烤烟成熟采烤的季节,农民们连夜里睡觉都心惊胆战。

起风了,他们在心里祷告:吹小点、吹慢点,别吹破了我的烟叶;下雨了,他们也在心里祷告:下小点、下慢点,老天啊!求求你千万不要下冰雹,别打坏了我的烟叶,那可是我们农民心尖尖上的肉啊!

有一年的秋天,一个村子的烤烟遭了冰雹之灾,我曾跟随县领导前去查看。在那片被冰雹打得惨不忍睹的烟田里,我看到全村老老少少的人都来了,他们一个个呆呆地望着那些被打得千疮百孔的烟叶发愣,很多农妇还哭了,哭得像失去了亲人一般。

我也是农民的儿子,小时候跟父母一起种过烤烟,参加工作后在农村当工作队员,也曾帮助农民种过烤烟,我十分理解他们的心情。烤烟是所有农作物中生长周期最长,也最难服侍、最金贵的一种。每年春节一过,烟农们就要忙着育苗,育苗后又要忙着整理烟田烟地,忙着适时栽下,然后是松土、施肥、理沟、除草、防治病虫害、封顶打叉、药物抑芽等一个个管理上的环节,眼看就要采烤了,他们怎能不伤心呢?

在我所在的双柏,虽然山高箐深、沟壑纵横,却免不了照样是十年九旱。村村寨寨的烤烟,那是烟农顶着烈日,从很远的地方一挑一挑地挑来水,一瓢一瓢地浇着一天天长大的。过不了多久,那就是一些金灿灿、香喷喷的烟叶了。那可是农家一年的主要经济收入啊!是娃娃的读书钱、一年的衣服钱、生活日用钱,是存在银行里攒着今后讨亲嫁女、起房盖屋、医病养老的救命钱啊!在烟农眼中,正在一天天成熟的烟叶,其实就是一张张红红绿绿的钞票。

俗话说,飞翔的鸟儿离不开天空,自由的鱼儿离不开大海。同样,农民坚实的脚步也是离不开大地的。在我的家乡,生活在广博的哀牢大地上的千千万万农民,他们绝大多数都离不开土地。在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上,农民们的希望,除了果腹的粮食,所有的经济开支,大头还得靠烤烟。农民的朴实无华,注定了他们一生都与烤烟有缘分。

在双柏,种烤烟有六十多年的历史。1944年,玉溪烟农田占顺带着“大金元”烟种到法脿上富家村试种,获得成功。新中国建立后,全县大面积推广烤烟种植。如今,只要你在醉人的金秋时节走在双柏404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就可以看到一片片黄绿色的烤烟在田地里生长;如果你走村串户,还可以闻到一股股淡淡的清香。这种香味很特别,抽烟人闻着舒服,不抽烟的人闻着也舒服。这是从烤房里传出来的香味,但种烤烟的老乡告诉我,其实这种香味烟地里就有。这话我信,几年前我曾走过无数的烟田烟地,只要种烤烟的地方,到了烤烟成熟采烤的季节,到处都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这是烤烟的香味,是金秋时节大地特殊的香味。

哀牢大山的双柏,重山重山重重山。但在这被十万大山包围的双柏大地上,却是最适合烤烟种植的理想之地。正因为有了这片海拔地势适宜,气候温热恰当,光照充足,光质良好,雨量适中,干湿分明,温热兼备,通风透气,又有丰富的煤作燃料的沃土,双柏大地上才会散发出这样芬芳的香气!

这种香气是千千万万的烟草人用心血和智慧凝聚成的。银白色的育苗大棚里,有多少科技人员在温室里婴儿般地悉心呵护一棵棵烟苗;一片片烟田烟地间,烟农在热汗中浇水施肥,精心劳作;无数的集中烤点上,经验丰富的烘烤人员在日夜守候,像科学家在实验室里那样一丝不苟……正因为有了这些人的无私奉献,才有哀牢大山里双柏大地的芬芳,才有田野里烟农那挂满汗珠的笑颜,才有大山里家家户户美酒飘香的喜悦,才有崭新楼房里传出的欢歌笑语!

这是真正的大地之香。这种香不仅仅来自于自然,更来自千千万万烟农的心里。

(作者单位:双柏县文联)

【责任编辑:沈新荣】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