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定匠人走夷方的古道

日期:2017/5/11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433 

夏对先

据《牟定县志》记载:牟定传统手工业风行于明末清初,民国年间已相当发达,境内各路匠人遍及城市乡村,手工艺品畅销滇西各地,远销缅甸、泰国、老挝等地,固牟定素有“五匠俱全,小手工业之乡”的美誉。

牟定地处滇中腹地,境内有铁矿、铜矿、褐煤等20余种储量丰富的矿产资源。明朝年间,牟定境内就出现了铁器打扎、铜矿冶炼、陶器制作、蔑器、木器、皮具加工等传统手工业技艺。到清朝初期,各路匠人技艺已经达到相当的水平。清朝中期至民国时期,一些思想开化、技艺超凡的“大院人家”为代表的部分匠人,雇用穷苦人家的青壮年男子,组成“帮口”,在每年的深秋初冬之季,挑起笨重的铜铁制品和工具,到大理、临沧、保山、畹町、瑞丽、版纳乃至国外的缅甸、泰国等地开始走夷方,靠手工技艺挣钱维持家计。牟定籍各路“匠人”们将加工制作的铜器制品、铁器产品、陶器用品、蔑器、皮具工具、木制工艺品及生产技艺带到州内外、夷方地去加工出卖,在通往夷方地的高山深谷间南来北往,形成了一条延续至今的连接滇中至滇西商贸往来的“茶马古道”。

明、清时期直到民国年间,牟定匠人走夷方的路线,分三路:上路沿昆畹公路至畹町,过境到缅甸。此路的牟定匠人主要到缅甸厂矿做苦工,以囤子仓的徐和钦,小仓屯的王启富为代表。中路匠人从牟定→南华→弥渡→南涧→巍山→凤庆→镇康→耿马等县,此路匠人多做手工业生意,打铁制铜,以李家村的李国成,龙马池村的艾光藩,白土坡村的王呸兴,施家村的小柱莲为代表。下路由牟定→楚雄→景东→景谷→澜沧→西盟→勐海等地及中缅边界做生意,做手工。牟定匠人走夷方主要沿凤屯方向取道,凤屯是牟定的西大门,既是明、清时期,黑琅井盐→牟定→凤屯→南华→祥云→大理等滇西各地的盐马古道,也是清代至民国年间牟定匠人走夷方活动的主要行进线路。即黑井盐→牟定城→徐家寺→龙丰→飒马场→大平地(茶铺殿遗址)→柳树箐→直长冲→新庄→瓦窑村→海埂头→南华→祥云→下关→大理→滇西各地。走夷方时期,民间留有的谚语:“不吃高沟水,去了还后悔”。现在大平地大木瓜树箐的高沟水、原运盐商贩、走夷方匠人歇脚、休憩的茶铺头遗址已成为牟定人民老幼皆知的古树山泉的发源地。沿途还有哨所、驿站、古驿道旧址。

自古以来,牟定境内就有商贸往来、交易货物的集市古道,主要用于货物买卖、盐业中转。有三道:天台道。天台是牟定的北大门,明清之际,县内四里八乡群众云集天台,购买日用工具货物。由牟定→天台→中屯→前场→姚安→大姚→丽江石鼓→四川会理的古道,是旧时牟定匠人走夷方活动的主干道,也是1936年4月16日中国工农红军红二方面军第六军团二万五千里长征从牟定进入姚安抵达丽江的主要行进线路;猫街古道。是牟定的东大门,明清时期,分两条:一为牟定→马厂→铜矿→杜家庄→张元冲→猫街→戌街的交通运输及生活往来的主干道,另一条为牟定→安乐→猫铺子→射引村→大石板→唐房→蒙恩哨→小屯→猫街→盛影村→大石板→凹西河→小石板→直苴→三二湾→风吹里→黑井的运盐主干道。沿途附近村落民居多集中于此,进行物贸交易,商品买卖。沿途有蒙恩哨、猫铺子古街、马店、古桥、古民居建筑、巷道。清光绪九年(1882),云南巡抚院等五家联合签发的钦命冶铁告示碑、文风阁、碉楼等旧址;戌街古道。戌街古道为牟定至元谋的必经之地,往来人员、物质多聚集于此交易。自古以来,戌街大米、糍粑、饵块、米酒及戌街地石么大缸、碗厂生产的碗等较为有名。明、清时期为牟定→元谋、姚安、大姚的必经之地。元谋的甘蔗、红糖,姚安的黄豆,大姚的大米等生活物资都会聚集到此地交易。有三条古道:一为戌街→姚安→大姚道,二为戌街→元谋道,即戌街李家→新田→力石→元谋,三为戌街→牟定道,即戌街→伏龙基→铁厂→猫街→新桥→牟定城。古时,戌街的土特产也会通过这三条古道运输出去交易。

如今,昔日蜿蜒盘旋在高山深箐、密林河边的羊肠小道、桥梁、民居建筑,早已退出历史的舞台,昔日走南闯北的马帮团队、走夷方匠人,或许已淹没历史的长河中,而食盐的传统制作工艺及铁、铜、篾、陶、皮的匠人技艺早已被现代化的机器大生产所代替。但曾经为牟定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文化发展与繁荣,民族团结与进步作出过不朽贡献的驿站铺哨运盐、走夷方古道上提炼出了“解放思想、大胆探索、务实创新、勇于实践、艰苦创业、开拓进取、敢为人先”的牟定精神,却成为印记在牟定现代人身上的烙印。无论是数次历经战火,遭受兵马匪患的军事要塞,还是曾经充满艰辛血泪的盐马古道、夷方传奇故事,都将是激励当代人赶超发展、跨越发展的不竭动力。

(作者单位:牟定县文体广电旅游局)

共0条评论

已关闭